马鞍山网站建设 发布的文章

来源:36氪

王兴认为摩拜后期的主要竞争对手应该是哈罗单车,而不是目前对抗最激烈的ofo。

文 | 杨林

4月11日晚间,有显示是实名认证的摩拜员工在脉脉上爆料称,当天下午,摩拜曾召开全员大会,不只是王晓峰、胡玮炜、夏一平等三位创始人到场,美团创始人王兴也出现在了会议上。

随后,有摩拜员工向36氪确认了此消息,并称这是4月4日摩拜正式宣布被美团收购后,公司第一次召开全员大会,部分员工是用视频的方式加入的。

王兴在昨天的全员大会上承诺,现有员工的位置不会动,摩拜也不会进行裁员。上述摩拜员工称,王兴用滴滴和快的合并后曾进行大规模裁员为例,“(滴滴、快的)因为业务重叠率太高所以裁员,而美团和摩拜几乎没有重叠,就算有一小部分重叠,也会妥善安排的。”

此外,王兴还就美团是否上市的问题,在摩拜的全员大会上作了说明。他没有直接透露是否上市,以及具体的时间表,不过王兴称,如果美团上市,股价至少要翻三倍。此前36氪曾报道,美团正在讨论IPO事项,计划最早于2018年年内在香港IPO,估值为600亿美元。如政策允许,美团也会考虑在中国内地上市。

美团拿下摩拜,除了可以增加上市前的估值,还收获了一份比较优质的动产。摩拜重视科技含量,车辆造价更高,一开始就能GPS定位和搜集数据——这正是此前马化腾和朱啸虎朋友圈留言论战的关键点。虽然从成本的角度让人诟病,不过对于美团来说,这更像是一个礼物。

而且,美团也可通过把作价不菲的摩拜单车抵押,开辟一条灵活的资金渠道。换句话说,摩拜作为动产,就可以被美团拿去做多次抵押融资。

至于美团上市后,摩拜员工的期权问题,上述员工称,此前摩拜内部会议其实已经给出了解决方案:期权都会按一定比例转化为美团期权。同时,王兴还向摩拜员工承诺,转化期权之后,行权价比原先更低。

上述员工还透露,王兴认为摩拜后期的主要竞争对手应该是哈罗单车,而不是目前对抗最激烈的ofo。他称,王兴用“把自己贱卖掉进了非常大的坑里”来形容ofo,并透露ofo此前将车辆抵押给的价格只有100元一辆。

王兴认为,之后摩拜核心目标在于做出行的服务提供商。具体的提升目标在于让用户随时随地能高质量骑行、能开锁、能骑行、骑行体验好,至于收入模式方面,他也提了几点:直接骑行收费、 月卡、季卡、还有流量导入变现。

在会议上,摩拜创始人胡玮炜表示,自己不会离开摩拜,算是对出走传闻作出了回应。此前美团收购摩拜后,王兴曾发内部信透露,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且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而王兴本人则担任董事长。

上述摩拜员工称,胡玮炜此举更多是起到稳定人心的作用。36氪了解到,从去年年底开始,很多摩拜员工相继离职,有很多高管也陆续离开,加入区块链创业浪潮。而此次交易期间,创始团队会不会离开、谁来接管摩拜,一度成为内部员工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

原标题:想收北大校友的智商税?这位卖口红的女神栽了……

最近,有一支新款口红

在网上火得不得了

倒不是因为这款口红

被某个明星代言

而是这支口红

与北大120周年校庆扯上了关系

微信公号@硬核少女 发了一篇软文广告《我把北大校徽上的红色做成了口红,献给颐和园路5号的你》,讲的是北大校友王梓发售了一款号称“北大红”的口红。

“饮水而思源,为了报答母校北大的辛勤栽培,为了表达自己对母校的款款深情,这名北大校友,自制口红献礼,命名为‘颐和园5号’,售价120元/支,限量12000支。

这不是支普通的口红,而是专属于北大女生的口红色号,‘把这抹红色,涂在唇上,就像用战袍和铠甲为自己加冕’。”

那么,非北大人可以购买这款“专属于北大女生的口红”吗?王梓在公众号下回复“当然可以,考不上北大你就涂个北大口红咯~”

借着北大120周年校庆的东风

截至今天上午11点

“颐和园5号”口红已经卖了快3000支

王梓贩卖了一波情怀

已经有30万入账了

货卖得是好

但却惹怒了北大校友们

↓↓↓

很快,王梓被不少网友们“扒皮”了,她在软文中“女神”般的人设遭受了极大的质疑。

虚构“本硕博均是北大人”假象

比如她的本科和硕士在北大就读无疑,但她的博士却是在中国传媒大学,但她在软文中却透露出本硕博均是北大人的假象。

个人经历涉嫌造假

另外,她所谓的“前央视《中国新闻》主播”,只是一个实习经历;

“CEN MEDIA”是一家澳大利亚计算机公司,而且创始人中没有王梓信息;全国杰出商界女性代表中也无法检索出她。

甚至她在软文中浮夸造作的文字,洋溢着浓浓的“微商味”,还被网友们戏称为“北大口红体”,吐槽的跟帖也纷至沓来。

@兔子汤 感慨说:“北大口红事件充分说明了名校也总有1%的奇葩,小心把你扒个底儿朝天。”

打着母校的旗号卖口红

合法吗?

与吐槽相比,网友还发现,这款最新的“颐和园5号”口红,从上线的那一秒开始,似乎就已经涉嫌违法。

看似是送给母校的礼物,但“颐和园5号”毕竟是公开售卖的化妆品,理应受到食药监部门的监管。根据国家食药监局的《关于调整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有关事宜的通告》,自2014年6月30日起,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生产企业应当在产品上市前对产品信息进行网上备案。

然而,@敏大 在国家食药监局网站查询不到任何以“颐和园5号”为名的化妆品备案信息。换言之,这个未经备案就销售的口红,很可能被认定为是非法生产、销售的化妆品。

另外,广告中称,产品“委托上海国妆生产”,然而最接近“上海国妆”的公司可能是位于上海的“国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并不包括化妆品的生产。

现在看来,看似高大上的“颐和园5号”更像是一个三无产品。

微信公号@黑白漫话 表示:“细观王姐姐的整篇文案,讲的都是本人多么厉害,北大人多么厉害,对于产品本身、质量安全保证、使用感上,描述不多。在打假呼声此起彼伏的今天,产品的合格报告和资质证明自是商家必备。何况作为一款涂在口上的产品,质量安全更是重如泰山。”

注意,这款产品并未获得北大授权!

除了产品质量问题外,王梓在文中将“颐和园5号”与北大校庆挂钩,事实上,它并未得到北大官方的授权,因此王梓也耍了个小聪明——口红名称不含“北大”字样,却和北大的地址“颐和园路5号”相似,让不少人误以为,这款口红是北大校庆官方出品。

这款口红涉嫌剽窃他人创意

经过舆论的不断发酵,有北大校庆执行团的同学爆料,“颐和园5号”是在剽窃他人的创意。

@TonyZ 还透露,校庆筹委会曾与欧莱雅等接洽过,但并未成功合作,再加上时间问题,筹委会放弃了北大红口红这个项目。后来得知有人做了出来,并吐槽“管体,包装的设计真是有点惨烈,应该都是用的公模设计,没有开私模,感觉还是5年前的模具,看这个做工,我估计成本在10元左右。”

借卖口红收智商税?

自作聪明!

贩卖情怀也好,赚校友的钱也罢,说到底也不算是什么坏事,但“北大口红”事件之所以引发了如此大的负面舆情,恐怕和贩卖者“收智商税”的姿势有关了。

@ShiningDarkness 说出了一个高赞评论:“收智商税请远离学院路地区,否则容易被扒皮扒成骨骼标本。”

“新京报评论”认为,“校友专供”这点成了许多北大同学格外愤怒的原因,“我好不容易考上北大,就是为了给人当韭菜的吗?”

微信公号@北大新媒体 一语道出了这场营销翻车的原因:“试图把‘左手事业右手家庭’的微商文风、个人成功轨迹汇报的文体、以及‘北大女生都是身披铠甲的女战士’的尬情怀,连同无资质也无质量保证的口红打包出售给北大校友,这一群体显然不会买单。”

文章指出,纵观王梓所写的微信文章,献礼校庆是假,借势宣传自己及其牛奶品牌是真。通过消费母校营销自己,稍显愚蠢和低级。文章中未见得有真正的情怀,倒是有满满的自恋。

不少网友认为,虽然王梓是一名“资深”北大人,但她或许对北大精神理解有所偏差,才会导致“北大口红”事件中的满屏尴尬。

“真正引起校友们群起攻之的原因,或许并非是否侵权、是否符合安全标准之类产品本身的问题,而是在于“师姐”的姿态。”@Serene 说,师姐拥有大多数人羡慕的世俗生活,但却不是最能代表北大人精神的那一个。当师姐选择在母校的生日时,以如此高调的姿态回到校友的视线,甚至还想利用北大的标签赚一波校友的钱,这便戳中了几乎所有校友的反感点。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现场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现场

相关专题:

北京时间4月11日晚间消息,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后,参加第二场众议院听证会,继续应答Facebook数据泄漏事件,他表示,剑桥分析事件并没有违反法令。

在听证会上,扎克伯格承认在2015年《卫报》首次报道关于剑桥分析事情时他就已经知情。“看起来你对这件事睁只眼闭只眼了,你把挽留开发人员看得比保护用户隐私更重要。”众议员评价说。

2013年,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Aleksandr Kogan在Facebook上开发出一款性格测试应用,该应用除了获取参与用户的个人信息外,还获取了这些用户社交好友的信息,而随后他将这些数据卖给了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此前扎克伯格表示,Kogan还将把数据还卖给了其他公司,在众议员问到具体数字时,扎克伯格答道,“审查完了我们就知道了”。在众议员再追问上限时,扎克伯格继续答,“审查完了我再告诉您。”

在被问到Facebook准备审查多少应用时,扎克伯格回应称,应用有成千上万,首先会查看它们是否存在可疑活动,再交给第三方来审查。“会花好几个月,还会耗费很多资金,但我们相信这是正确的事情。”

新华社香港4月11日电(记者周雪婷)香港特区区域法院11日就一名男子参与旺角暴乱一案宣判,该名男子因向香港警方投掷砖块及摇动路牌,被区域法院判监2年10个月。

此案被告邓浩贤26岁,报称职业为侍应生。2016年香港发生旺角暴乱时,警方在旺角山东街设立防线,但却被一批暴徒投掷砖块和玻璃樽等杂物。邓浩贤站在前线与警方对峙,并向警方投掷物件。

此后,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就邓浩贤参与暴乱的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邓浩贤于2017年12月在区域法院承认暴动罪,区域法院11日对该案进行宣判。

2016年2月8日晚至9日凌晨,数百名暴徒在香港旺角与警方发生严重冲突,造成一百多人受伤,其中大部分是警务人员。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